浙江体育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综合

老公出差回来就没碰过我半夜我悄悄敲开小叔子的门

来源: 作者: 2019-11-09 23:01:48

老公出差回来就没碰过我半夜我悄悄敲开小叔子的门

这分明是一间浴室,不远处的花洒还开着,溅起一团团的水雾。

男人的身体好像刚在冷水中冲洗过,贴上来的薄唇带着冰冷的凉意,两人都哆嗦了一下。

接着傅奕臣像是受了这温暖的刺激,一把扣住苏蜜的后脑,同时用力将她拥进了怀中。

他身上的白衬衣和西装裤早已湿透,滴着冷水。苏蜜被拖进这样湿冷而坚固的怀抱,浑身颤抖,身上那件白色雪纺裙顿时便浸染透明,变得和傅奕臣一样狼狈。

冷热的交替,苏蜜像是被丢进冰火两重天。

挣扎、害怕,悸动。

她拍打着傅奕臣的背脊,但是砸的手都疼了,男人也不曾松开半分。

许是嫌她的手不停捣乱太过碍事,他拥着她转了个圈,冷水兜头浇下,接着两人调转了一个位置,傅奕臣背靠在墙上,将她拍打的双手死死压在了他刚硬的背脊和墙壁中间。

苏蜜像待宰的羔羊,只能被饿狼吞食干净而无能为力。

有些可怕的回想,噩梦一样的过去,席卷而来。苏蜜的眼泪不自觉像断线的珍珠滚落,渗透进两人纠缠的唇间。

傅奕臣感觉到了,他蓦然抬起头来,凝视过去,眼前的一幕让他呼吸1紧。

女人黑亮的直长发已被淋湿,一缕缕贴在白净的脸上,泪痕像一道道晶亮的珠光挂在苍白的脸上,双眸痛苦的紧闭着,卷翘的睫毛挂着泪珠。

脆弱,清纯,该死的清艳绝伦,能让任何血性男人看上一眼,便想狠狠强有她,揉碎她!

傅奕臣的眼眸愈沉愈黑,像翻涌着吞噬一切的浪潮,他缓缓开口,“哭甚么?出来卖,现在矫情,不觉晚了吗?”

他花了这么多钱将她拍下,不是为了看她哭的。

冰冷含嘲的声音,像来自地狱的阎君,明明两人做着最亲密的事儿,却没半点温度。

苏蜜像是死里逃脱一般,睁开眼眸,一双被泪水洗过的眼,潋滟波光,清澈明净,连连摇头,“不是,我是混进来的,傅先生误解了!我不卖的!”

她急切的说着,她想解释清楚,自己是拿着那个女孩的号码牌混进来的,可是被他禁锢的紧张感让她畏惧的颤抖,泪水没止住从眼眶中晃落了下来,甩到了傅奕臣的唇边。

傅奕臣伸出舌头,舔了一下,邪魅狅狷的样子足以迷倒任何女人,他勾唇嘲弄一笑,道:“欲情故纵?女人,我已对你很有兴趣了,别玩过了!”

如果不是由于她是这些年来自己第一个动了兴趣的女孩,他早就已让人将她扔了出去,但如果她再这么不识趣……

听出他话里面的意思,苏蜜顿时面色1变,苍白的脸色像霞光染上,渐渐浮起绯红,妩媚清艳似滴露海棠。他要赶自己走吗?她好不容易才混进来见到傅奕臣,还没开口说出自己的目的,不想就这么被赶出去。

她努力调剂着呼吸看向他,双眼里的惧怕仍然存在,却多了几分让他好奇的坚定。

炙热的温度贴在了腿上,苏蜜乱了心跳,红着脸连连摇头,“不是的,我没有欲擒故纵,我是有人命关天的事儿要和傅先生商量,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傅奕臣的沉喝声打断了苏蜜急切的辩解,他用过分好看的手指挑弄起她脸侧一缕黑发,妖孽的容颜贴近,缓声道:“你觉得现在适合商量事情?人命关天?确实人命关天!我傅奕臣憋失事来,你全家都不够陪葬!懂?”

他说着更贴近她,语气紧紧咬着“憋”字,苏蜜绯红的脸蛋热的已能煎蛋,她从没在正常情况下和哪一个男人这样贴近过。

傅奕臣呼出的气味已褪去了方才的凉寒,炽热的男性气息,满满都是荷尔蒙的味道,他抚过她的脸蛋儿,带起一阵酥麻。

花洒凉水喷溅,可现在浴室里却莫名其妙热了起来。男人滚烫坚固的胸膛隔着湿湿的两层布料牢牢抵着她,苏蜜紧张又畏惧。

她忍不住舔了舔发干的唇,缩着脖子,有些胆怯的道:“可我……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儿……”

虽然苏蜜不觉得男人憋着是什么人命关天的事儿,显然傅奕臣不这样以为,她已不敢再提那四个字了。

可是,真的人命关天啊!苏蜜神情急切,傅奕臣却突然松开她,横抱起她往外大步走去。

“闭嘴!”见苏蜜还想开口,傅奕臣沉斥出声。

外头开着中央空调,冷气铺面而来,遇上身上的湿衣,苏蜜打了个冷颤往傅奕臣……怀里挤了挤。

傅奕臣勾唇而笑,“这么主动?别急,才刚刚开始,有你表现的机会。”

他的俊美面容没了水雾遮挡,清晰的沐在璀璨的水晶灯下,英挺的长眉挑起,深邃的桃花眼中浮沉着情潮,眉目间满是尊贵之气,勾弄起的菲薄唇角,带着些玩味的邪气,全部人气场那样强大,危险性感,压迫的人喘不过气来。

他就那末抱着浑身湿透的她一步步走向巨大的欧式圆床,一瞬间,苏蜜觉得他们像行走在宫殿里的王子和公主。

苏蜜被蛊惑了一下,旋即猛然回过神来。

竟然中了美男计!

她推着傅奕臣的胸膛要下来,傅奕臣还真如愿松开了她。

只是他抱着她的手臂直接摊开,于是苏蜜尖叫一声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即便地上铺展着厚厚的波斯地毯,可由于傅奕臣高达一米九,腿又特别长,导致苏蜜还是摔的尾椎骨疼的利害。

她还有事相求,不敢发怒,咬牙瞪向傅奕臣,却见那男人已靠在了床头,姿态慵懒的交叠着长腿,俯视着她,唇边带着些邪恶的笑。

他身上白衬衣贴着密实坚固,形状完善的腹肌,领口大敞,露出一大片肌理分明的宽阔胸膛,长腿舒展,像个王者睥睨着他的女奴。

“女人,想得到说话权,那便过来,取悦我!”

命令的口气,等待的姿态。

苏蜜坐在地上,一手还抚着被跌疼的屁股。

她一双水眸在听清他的话时,瞪的滚圆,红唇因惊讶张开……当真是个无意间就会勾人的妖精。

“傅先生,我真的不是来卖的,我的朋友得了……”

“丢出去!”

靠在床上的傅奕臣突然出声再度打断苏蜜的话,显然,他的耐心已被苏蜜的不合作给磨没了。

方才走廊上分明没有人的,可在他话音落下时,却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西装革履的保镳,朝着苏蜜便走了过来。

苏蜜惊惶的从地上爬起,脸色发白。

她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有了本日的机会,这次如果失败了,下次的机会还不知道在哪里呢,10天后就是周清扬的手术了,这次不行,极可能就全完了!

保镳的手已经探了过来,苏蜜咬牙道:“我答应你,别把我丢出去……”

她双手合十摆出求饶的姿态来,却不知这个动作让她透明的白衣下,四指深的事业线一览无余。

傅奕臣眸色更深,菲薄的唇轻启,“哦?答应甚么?”

这个卑劣的男人,他非要她当着保镖的面说出那样羞辱的话。

苏蜜唇瓣咬出一条白痕,满满都是胶原蛋白的脸蛋像抹上了一层胭脂,道:“取……取悦你。”

她的神情,她的样子太清纯了,动不动就脸红,偏有着魔鬼身材,一双动人的水眸,潋滟波光,楚楚动人,丰润而红艳的唇却性感撩人,微微张开时,风情万种,真是天生会勾人的小妖精。

是因为这样,才让他身体起了如此强烈的渴望吗?还是他太久没有女人了?

傅奕臣随便搭在黑丝被上的右手,微微抬了下食指,两个保镳立马转身出去。

苏蜜知道,她再不听话,下次保镳再进来,这个男人不会再给她留下的机会。她莫名的就肯定这一点。

她捏了捏拳头,迈开僵硬的一步,走到了床前。

傅奕臣盯着她,她看上去只有2十岁的模样,很紧张,但是她还是没再多言,付诸了行动。

是个聪明狡猾,会审时度势的女人。

历来对女色寡淡的傅奕臣竟发现自己有点期待,这类心情太陌生了,但他发现自己其实不排挤,他愉悦的勾了下唇角,“快点,我的耐心很有限!”

苏蜜不知道该怎样做,她觉得耻辱,可为了周清扬,她必须这样做。

男人的眼光那样炙热,她颤抖着手,附低身体,像胆怯的猫儿一样,从脚头爬上了床。

她只是觉得脚头离男人最远,最安全,却不知这个无意识的动作,撩人欲醉!

伏低的身体,流畅的优美背部,腰肢更显纤细,高高翘起的圆润臀部。她玲珑的曲线,在男人眼底一览无余。

傅奕臣猛然坐起身,一把攥住苏蜜的手段。

“啊!”

一下秒她被压在了床上,男人捏住她的下巴,问道:“多大了?这么青涩。来之前没有被调教过?”

今夜拍卖的女孩都是处子,但是她们是要服侍男人的,怎样能甚么都不懂?

举行方应当有请人调教过才对。可眼前这个女人,她看起来却如此稚嫩,傅奕臣瞧的出,她是真的不会,不是在装。

有趣!

喜欢请点个赞,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,添+微信公众号:kanshu69 输入关键字002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。

印度神油成份

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使用方法

印度神油名称叫什么

伟哥明显的副作用是什么?

相关推荐